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”被错解了千年?

谢小楼 2017-11-20 14:28:29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语言在不断的演变,同样的词,不同的时代会有不同的意义,这样的现象,在古诗词中更是常见。今天我们要读的这首《登乐游原》,千年来人们一直把它当成一首感叹年华衰老、美景不长的诗,但周汝昌先生说,一直以来,我们都理解错了。登乐游原李商隐向晚意不适,驱车登古原。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

语言在不断的演变,同样的词,不同的时代会有不同的意义,这样的现象,在古诗词中更是常见。今天我们要读的这首《登乐游原》,千年来人们一直把它当成一首感叹年华衰老、美景不长的诗,但周汝昌先生说,一直以来,我们都理解错了。

登乐游原

李商隐

向晚意不适,驱车登古原。

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

这首诗的题目,有的版本有“登”字,有的没有。乐(lè)游原:在长安(今西安)城南,是唐代长安城内地势最高地。汉宣帝立乐游庙,又名乐游苑。登上它可望长安城。乐游原在秦代属宜春苑的一部分,得名于西汉初年。《汉书·宣帝纪》载,“神爵三年,起乐游苑”。汉宣帝第一个皇后许氏产后死去葬于此,因“苑”与“原”谐音,乐游苑即被传为“乐游原”。

向晚:傍晚。不适:不悦, 不快。意不适,心情不好。

向晚意不适,驱车登古原。傍晚的时候,诗人心情不好,于是驾车登上了乐游原。

夕阳无限好。夕阳无限美好。

只是近黄昏。周汝昌认为传统理解错误了,就是在这一句的“只是”上。

传统的理解,“只是”都理解成“只不过”的意思,表达一种美景不长的感慨。周汝昌先生认为,这里的只是应当理解成“恰是”的意思,对此,先生在《唐诗鉴赏词典》里有一番论述:

玉谿此诗却久被前人误解,他们把“只是”解成了后世的“只不过”、“但是”之义,以为玉谿是感伤哀叹,好景无多,是一种“没落消极的心境的反映”,云云。殊不知,古代“只是”,原无此义,它本来写作“祗是”,意即“止是”、“仅是”,因而乃有“就是”、“正是”之意了。别家之例,且置不举,单是玉谿自己,就有好例,他在《锦瑟》篇中写道:“此情可待(义即何待)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!”其意正谓:就是(正是)在那当时之下,已然是怅惘难名了。有将这个“只是当时”解为“即使是在当时”的,此乃成为假设语词了,而“只是”是从无此义的,恐难相混。

对于周汝昌先生的这个解释,张忠纳先生评注版的《唐诗三百首》认为,“夕阳无限好”一句为正面颂扬,语气已结,最后一句应以转折意为好。

词义的考证,那是学者专家的事情,我们读诗,重在诗歌给我们的体悟。

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这一句作为好景不长的经典表达,已经变成了我们日常使用的俗语。而一句话语,一旦用俗了,往往理解就会偏表面化,当我们再听到看到这一句话语时,就很难感受到这句话语深刻内涵带来的强烈冲击体验。相反,周汝昌先生的解释,赋予了这首诗一种新的意义,这种陌生的解读能给我们带来不一样的人生体悟。

傍晚的时候,诗人心情不好,为什么心情不好,诗人没有说。人在很多时候都会没来由地感受到莫名的消极情绪,不是因为月经来了,也不因为受到领导打压同事排挤,只是没来由地感到人生的无望。

心情不好,于是诗人驱车驱车散心,他并没有寻友排遣,而是独自一人登上了乐游原。独自一人很重要,因为当有他人存在的时候,我们总是用各种伪装一层一层地将自己包裹起来,只有我们独自一人的时候,我们才能看到真实的自己。在独自一人的漫游中,我们直视自己内心的悲伤,探寻自己内心的迷茫。

然而,人生不如意事八九,悲伤常在,迷茫随形,沉溺于自我,并不能找到人生的出路。诗人此时登上乐游原,正值太阳落山,霎时霞光万丈,天地都映照在这夕阳之中,在这天地之大美面前,个人塌缩了,诗人也成了这万丈霞光的一部分,个人的悲欢被净化了,诗人的不适也得到了水解。

此一解,我们体悟到了排遣内心不适的方法,打开自己的内心,将自我融入宇宙大化之中,人生的不如意就会被天地之大美消解。蔡元培先生著《中国人的修养》一书亦有言:

当抑郁之时,则登临山水以解之。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